搜索新闻

企业·社会·环境 ——周洲和天创的CSR实践

来源:InfoAV 更新日期:2015-07-02 作者:pjtime资讯组

    周洲:天创数码集团董事长,阿拉善SEE的发起会员之一,行业内推行企业社会责任的先行者。

    背景介绍:从“阿拉善SEE”说起

    阿拉善SEE是目前中国最大的民间环保公益组织之一。2003年北京沙尘暴肆虐,为了“寻沙溯源”,一群中国企业家前往阿拉善考察,此行他们看到了中国沙漠化情况之严重,并为之震动,治理沙漠的想法由此在他们心中生根发芽。为了实现这一目标,2004年,由首创集团总经理刘晓光牵头成立了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协会吸引了中国最顶尖的中国企业家,其中不乏王石、任志强、冯仑、潘石屹、张朝阳这样的大腕。他们不仅不遗余力地推进绿色事业,同时还不断探索社会组织的自我治理,在中国民间公益发展中写下重要一笔。

企业·社会·环境 ——周洲和天创的CSR实践

    天创数码集团是阿拉善SEE的发起会员,也是唯一的视听行业代表。天创董事长周洲更是协会活动与管理的积极参与者。正是凭借对公益的执着,周洲已经做过两任监事,一任理事,并投入大量时间在阿拉善的工作中。我们采访过程中,周洲接到多个电话都是要处理协会事宜的。

企业·社会·环境 ——周洲和天创的CSR实践

    环境保护只是周洲关注的一个方向。事实上,在加入阿拉善SEE之前,天创已经确立了CSR的发展方向,并将CSR写入企业发展战略。CSR(Corporate Society Responsibility) 即企业社会责任的缩写,天创CSR包括环境保护、教育支持和关注弱势群体三个方面。在天创的网页上有专门的CSR页面,描述了天创对于投资者、客户、员工、社会的责任,并对CSR投资原则有详细的说明。除了参与阿拉善SEE,天创还与北京富平学习、北京大学建立合作,并加入了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获得“2013全球契约中国最佳实践”和“2014促进社会发展与合作最佳实践”奖项。

企业·社会·环境 ——周洲和天创的CSR实践

    视听行业发展迅速,已成为中国企业崛起中的新兴力量,越来越多的视听企业成功上市,走向更规范更成熟的发展。在这个过程中,企业社会责任将是我们绕不开的话题。在此,作为业内CSR的先行者,周洲与我们分享了他的经历。

    媒体:作为创始会员,当初阿拉善SEE在哪些方面吸引了你?

    周洲:首先,阿拉善SEE是一个制度上体现民主、平等的协会。每家企业不分规模大小,每年捐10万块钱,连续捐10年。正是民主选举、平等议事规则所建立的制度,保障了过去10年的发展。

    其次,协会里面知名企业家云集,他们在参与的过程中有很多解决问题的办法和思路,和一般中小企业家还是会有些不同,这本身就是一个交流学习的过程。

    同时,阿拉善对环保事业非常专注。企业家们做环保的事,既是为自己企业,更多的是为公众。阿拉善SEE最大的一个价值是引导了民间的环保意识。

    媒体:做公益与做企业相比,有什么不同之处?

    周洲:做公益比做企业更难,更要求完美,做企业大不了我们少赚一点钱,但做公益不容许你在操作过程中有任何瑕疵,一旦有瑕疵,公信力就没有了。阿拉善的参与者、管理者、资助者,各有不同的目的。举例子来说,捐助人的诉求是希望捐助的有限的钱能够办一件很大的事,项目官员希望做这样的事情一定要有意义,对管理者来说最重要的是一定不能出事。你要满足这几方面的利益,让大家觉得有价值,有意义,有持续性,而且不出事,还能把事情做好,是非常难的。

    媒体:践行CSR,为你们企业增益了什么?

    周洲:企业作为一个社会元素,首先要考虑怎么和社会相连,以及企业里的员工和社会怎么相连。这里并不是指和行业相连接,对于大众来说,没有必要了解我们行业和企业,但是我们必须了解社会。长远来说,一个企业不是孤立的,如果没有与社会相通的渠道,这个企业就做不大,所以我们关注的不是生意而是企业。在企业的运转当中,人、产品、技术都是其中的元素,是可以更换的零件,而唯独企业文化是需要积累和传承的。我们与社会连接得好,对社会的认可程度高,社会对你的认可程度就高,但是能够带来什么,我们从不期求,而是你认为该做的事情,就尽力去做,从心里去感受,等你能够做出实际可见的东西时,就已经从中获得了无可替代的价值。

    媒体:您每年有多少时间投入在阿拉善SEE的工作中?您认为这种投入是否值得?

    周洲:我一年有三、四十天是做与阿拉善SEE相关的工作。你一旦考虑值不值的时候,性质就变了。值不值是你的体会,从企业利润的角度来说是不值,但是从个人收获角度来说是非常值得的。我已经非常满足,这是一个一辈子的工作,我也从中收获了解决问题的思路。

    媒体:对于环保,您有哪些思考?

    周洲:最大的感受就是环境问题很复杂,比我们想象的严重很多,不是努力就能够干好的。例如我们在内蒙种树治沙,为了不让当地居民砍树就要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绿”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鼠疫、地下水不够等问题也会接踵而来,带来新的生态或生活问题。而且环保不是一个短期项目,十年的破坏需要至少三十年的恢复。但我对环境发展也不悲观,我们只要生活着就会遇到不同的问题,所以要从动态发展的角度考虑去解决我们和环境的关系,但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课题,没有人给你标准答案。如果能够在动态上解决问题,让我们的生活越来越舒适,而对环境的破坏还在减小,合理地利用资源,何乐而不为。

    媒体:如何激励周围的人参与环保?我们日常生活中如何践行环保?

    周洲:你做得好、吃得好、穿得好,这些信息传递给别人,我个人认为都没有价值。你最好是把快乐的心态传递给别人。我们可以通过一些活动,让大家去参与、去看到,并在这个参与的过程中感受到,他才会觉得有价值。

    环保对于个人来说,首先要从关心家庭周围的事情开始,例如家庭药物的处理,过期的药物如果随意弃置,对环境的伤害是很大的。在家庭层面,垃圾分类是最基本的概念,家里最大量是厨余垃圾,占日常垃圾量的百分之七八十,而其中含水率是百分之八九十,焚烧无法处理,我们先要会分类,一旦你能够分开,就近就可以完成压缩脱水,最终运走的只是很少一部分,以后还可以再做有机肥。现在全国一些大城市都在推垃圾分类,例如我们在北京的小区厨房洗碗池下面有一个打碎机,厨余垃圾就直接排走了,分离的中水可以浇花洗衣服。但就如前面所说,环保是非常复杂的,垃圾分类不仅要大家改变生活习惯,而且要有完善的后台支持。

    媒体:从企业运营角度,如何影响社会和生态?

    周洲:我们现在已经加入了阿拉善SEE的一个绿色供应链项目,把产业供应链理清楚,如果上游厂商上了环保黑名单,我们就不能采购他们的产品。对于我们的合作伙伴,索尼、日立等,我们都要去追踪。即便他们不是污染企业,但是因为量大,成为被关注企业,我们也要去谈。同时他们也要去监测他们的上游供应商,是否用了重金属,是怎么处理的。这是一件好事,我们和日立谈的时候,他们也很高兴,因为对于环保的投入得到了下游企业的认可。有了完整的绿色供应链,对于环境的破坏性也会减小。

    媒体:对于业内同行有哪些呼吁?

    周洲:如果再不重视环保,未来几年企业将付出很大代价。AV设备属于电子产品,大量采用电路板,过去电路板使用腐蚀法,一整块的铜箔,要把非电路的铜腐蚀掉,会在排放中造成重金属污染。现在就要改良工艺,采用印刷法,这种技术的成本会高很多,但随着产量的增加,技术的成熟就会降低成本,而且对环境危害更小。

    在我们行业里,现在一味追求成本,拼价格的现象还很严重,我们必须要让企业意识到环境问题,在适当的时机逐步去改变,进行产业升级,否则单纯依靠低成本生存的企业早晚会被遭淘汰。

 标签:周洲天创CSR实践
最新视频会议人物访谈

奥威亚:做好教育信息化国家队

14年录播大厂、国内互动录播教学的倡导者奥威亚,在经历了被国家队收购和上市之后,其战略部署有何

让教育信息化2.0变为现实

在2018年全国教育信息化工作会议上,教育部副部长杜占元做了题为《加快融合创新发展 让教育信息化2

推荐视频会议厂商
广告联系:010-82830253 | 010-82755685 手机版:m.pjtime.com官方微博:weibo.com/pjtime官方微信:pjtime
Copyright (C) 2007 by PjTime.com,投影时代网 版权所有 关于投影时代 | 联系我们 | 欢迎来稿 | 网站地图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
快速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一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