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新闻

VR+的产业巨变能量——高交会论坛实录

来源:投影时代 更新日期:2016-11-24 作者:佚名

    2016年11月18日上午,由十八届高交会组委会主办的《2016国际虚拟现实产业高峰论坛》在深圳会展中心举办,3Glasses创始人兼CEO王洁在高峰论坛并发表演讲,并与谷歌、高通、歌尔代表出席论坛圆桌会议,下面是演讲实录:

VR+的产业巨变能量——高交会论坛实录

    有请圆桌会议主持人,中科院王飞跃博士上台。有请圆桌嘉宾:Google Play 中国商业拓展负责人Leon Zhao, 美国高通产品市场高级总监张云, 3glasses CEO王洁,以及歌尔副总裁冯莉上台。

    王飞跃:圆桌会议是不是随便?你说歌尔,我相信前段时间那个江总打过电话,去了Face book那边,你们这边是做VR做了最长时间,要不你先来说一下?

    歌尔:两家产品在开发、设计做了很多包括实验在内的联合设计,在这其中实际上VR市场包括刚才大家之前也讲过他的VR技术,以及相应产品挺长时间,但是对于2016年来讲是VR爆发期,长期技术储备也是到了四五年以后才有了相应的展现,在这其中包括刚才您讲作为歌尔董事长,江总对VR、AR都是非常看重的。包括对美国各大厂家相互拜访、技术了解,以及未来产品的规划上都是在同步,我们也希望在VR领域和AR领域能够同时两条腿走路,面向未来,整个先进的这种智能产品的市场上,不光再生产制造,特别是智能制造技术上给客户提供更多的价值,同时在软件系统集成上可以给客户更好的平台,加快产业快速发展。

VR+的产业巨变能量——高交会论坛实录

    3Glasses:刚刚我跟在座的好朋友分享了3Glasses,最终产品出来我们是要符合市场需求跟用户期许的,这样的产品才能商业化,我们作为一个商业存在的公司才能形成自我良性循环,形成造血能力,正因为有了源源不断的具备自我造血能力的开发者才能蓬勃发展。我们十几年的从业经验,更多是从产品的方向上怎么样跟更多的,就像刚刚说的VR开发者,不管是中国还是海外,大家都在尝试冒险过程中,依托对本土文化市场的了解,拥有全球化的态度可以跟着中国好的开发团队更好的成长,依托我们对市场的理解,带领大家少走一些弯路,开发更符合市场和需求的产品,用户能够真正为自己买单的产品,这是我们的诉求。我们可能会更接地气一点,3Glasses就是在做这个,怎么把更好的体验带给客户,我们需要完全本土化的特制,把国外一些优质的好的体验和创意带到中国市场,谢谢大家。

    高通:美国高通公司是一直作为芯片技术领域有非常好的产品这样的一个企业,我们现在就是把整个好的产品和技术从最初的手机领域一直往其他的VR、无人机IOT设备迁移,希望通过这些好的技术带来新的不同的用户体验,新的更加有独特的卖点的可以互联的智能产品。VR领域目前我们跟国内很多家做VR设备的厂商以及整个做VR内容包括具体应用开发,还有整个视频包括其他的内容合作厂商一起去努力,更快、更好地建立一个比较完整的生态系统。举一个例子刚刚讲到在国外有三个比较大的VR生态系统,在国内欠缺一个能够让大家看起来非常统一的打破碎片化的VR设备和VR方式,我们前几天也发布了和国内一家非常大的互联网企业一起合作,在VR领域通过硬件和软件的这种合作可以给更好的推广我们的硬件产品,第二是我们SDK上面很好的生态系统,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可以更好的支持国内的各种各样的大型厂商,包括中小型的厂商和内容开发商,可以基于硬件平台充分利用最先进的技术,把这个市场做得非常蓬勃发展起来。

    同时我们也看到刚刚有其他的嘉宾在讲,目前国内市场上的各种各样的VR设备能量也很大,但是我们看到从整个用户体验和技术的这种发展上是不平衡的,有些厂商可能更多的追求于整个价值段,希望通过低价方式把这个市场总量推上去,在这种时候更需要对这样一个新兴产业可以把整个用户体验、性能、质量标准一开始放在比较高的起点要求上,而不是说很快把整个产业做得纯粹拼价格。我们希望可以和国内的一些厂商一起努力,把质量水平、用户体验这样的感受以及更多的内容服务给所有的消费者。

    王飞跃:你们有专门的收购这些的吗?

    Google:因为我今天是第一个分享,你还没有过来,今天分享主要是Daydream VIVO,包括和手机厂商合作,再往上是操作系统,专门对VR进行了优化,再往上是系统分发,还有应用层面,我们现在有全球很多的移动VR开发者在跟我们合作,所以整个是这样的一个布局。

    王飞跃:我问一个问题,很多人问我这个问题,我记得1987年我们实验室有几个人刚刚做VR,那个设备太贵了,我觉得这是很好玩的一个事情。我现在觉得大家娱乐太厉害了,我两个同事的小孩都玩游戏,我记得90年代的时候我在美国教学,清华自动系的一个学生在那里,第一年学习特别好,第二年就不见了,他玩游戏内存不够跑到系里面偷存条,所以VR很现实,能不能做一点我想的领域就是教育,医生做手术这些东西叫什么,可以提高教育,能不能把一门课做成VR游戏,这一堂课做完以后分数都出来了,这是给大家所有的问题。小孩玩这种游戏,就把这些做起来。小孩回答不了问题,下一课就进不了的那种。

    Google:我们做了这个,利用VR支持学校教育,现在已经推出了,所以我们也在想找到一些合作伙伴把相应技术带到中国来。

    王飞跃:专门成立技术教育所,从小学、初中、高中带到学校。

    Google:你是科研所,所以我很理解你的。要不我们一会儿线下再给你具体介绍一下。

    王飞跃:给我印象最深的两千年初,现在学生不愿意直接去见教授了,以前我们有学生到办公室给你看,现在游戏那一代都进学校了,他们喜欢跟邮件跟老师交流,话都不好讲了。所以VR可以在这方面,你们造成了一定的问题,你们要给我们解决。

    Google:我相信大家都觉得教育是VR很重要的一个应用。

    高通:怎么把VR用到教育领域是一个很广泛使用。甚至怎么把VR运用到电商领域,提高消费者的体验?你刚刚说怎么避免使用者沉迷这个游戏,我本身不认为这是技术带来的问题,而是整个应用体验发展过程中,怎么样去避免人过渡的被技术作为奴隶?

    王飞跃:我觉得就是技术带来的问题,就是劳动工具。现在VR都成了劳动工具,你没有游戏之前确实没有这个问题,所以我就觉得什么?现在我看了一些好多VR用到教育里面去,还是玩。你怎么把它瞬间实实在在可以学到的知识改变学习方式,你们这个装置还是同样的装置,以前卖给玩游戏的现在卖给学校了。

    高通:这个是对内容提供商做的。

    王飞跃:你们做设备的人不注重内容,不关心内容。你刚才说的电商,我是反对的。咱们已经有了“双11”了,这个用法不是对社会的极大伤害吗?就比如玩游戏越玩用重要,对整个行业的发展是极大的损害。

VR+的产业巨变能量——高交会论坛实录

3Glasses:我觉得是因为生活物质更好了才有了享受,技术的享受。

    王飞跃:你把这个程度可以降低一点。

    3Glasses:我说的是跟教育的结合,很多都是把它场景化。比如说一些历史故事,我们场景化了。场景化了以后我们只是让他看吗,不是,这里面更需要一些教育方面的专业数据,比如说学历史,里面一些数据很重要,专业属性很重要,所以仅仅是娱乐怎么导向很重要,你把它往哪个内容里面去该聊什么知识,是相互结合的。VR只是一种技术手段而已,就像一把刀一样,你可以把它拿来做坏事,也可以做很美味的料理。

    王飞跃:这种场景再现是很好的事情。

    歌尔:我记得之前看了一个短篇,小刺猬浑身长满刺很难找到好朋友,但是那个场景做得很真实。特别是对现在中国独生政策刚刚开放,一个孩子,以后未来也会有兄弟姐妹,但是在很多场景教育下可能对于儿童来讲,需要更加真实,甚至动画、卡通的形象用这种环境的教育,我想在内容方面实际上这种内容,现阶段是有限的。

    但是未来随着图象处理,包括不同技术的应用会让教育更加生动化,在VR技术里面让整个体验和学习生动化是很好的一个方式,刚才您讲到过去在美国教书的时候,我们会有专注的跟学生面对面交流,现在学生在键盘上的时间越来越多,这种沟通和交流需要很多时间预约,但是Facebook关注的是未来媒体在VR上的应用,可能学生未来想到你的时候,戴上VR有实景面对面的交流。所以科学技术我想应用的途径不同,就像核技术一样,它有好的一面,也有负面的一面,就是看我们如何应用技术,如何把技术在好的方向上尽可能的使用。

    王飞跃:大家还有什么问题给四位专家?

    提问:王老师,你好。我是深圳科技公司,我们正在做VR直播,类似刚才你讲教育的里面,类似这种你在远程教学会用到这种技术吗?并且你有没有什么更好的想法?

    王飞跃:我在法国教学同基金委拿最大一笔钱是做90年代的教书,通过网上远程我不仅把实验室变成网上实验室,因为实验室装置内置还是有限制的,你要排时间,有一个好装置,白天、黑夜都可以用,这个装置越高就会越好,成本还会降低,因为大家都来付这个钱,当时有这个想法。他给了我60万,然后洲里面给了我差不多同样的钱做这个事情,我觉得会引起革命,所以我给实验室起名“波浪”。基于网的这种视听一体化的教育系统,当时想做这个,而且一有任何问题一提上来,网上会有24小时给你回答,我们把课堂变成为VR技术,你请大师级的教师来讲,但是你问问题是实时问问题,你任何时间都可以停下来,反正是一个虚拟课堂,你停下来立即问问题,发给所有在线的教学助理,谁能回答得好你就得分,你的工资就提高,当时做了这么一套系统,后来就干别的我也就不管这件事了,所以就没有那个了。最近几年我觉得跟VR结合起来,这个方向应该蛮好。所以我去年在国科大讲一门最优控制,就是按照这个方法,我也叫平行教学。就是你一个学生来了我有好几个虚拟学生,跟你一起上课,这就是你的,他帮你收材料,干一些杂七杂八的,监控你学习进度,但是怎么把VR引进来,游戏这个方法我还没有想好。

    提问:谢谢王老师,对我们启发还是很大的。

    王飞跃:干还是你们年轻人,我已经干不动了。

    提问:谢谢王教授,各位大师们,各位专家,大家好!我是比利时王国(音)高级项目总监,很荣幸听到各位专家的分享,我听到了有来自美国、台湾、香港还有我们国内的各位大咖分享你们在AR、VR这方面的技术和产品,但是我感觉今天没有欧洲专家来进行分享,其实我们今天带来了一个比利时的代表团,他们因为语言障碍像粱先生一样不会讲普通话,组委会为了节省时间没有让他们进行分享。其实比利时在VR、AR这方面技术可以说在欧洲领先,有些技术也在世界领先,这些天我们也进行了互动。今天我们想在12月12日到15日在比利时举办一个欧洲高峰论坛,有四个环节互动,在此衷心对大家各位同仁进行邀请,也希望大家能够去比利时跟比利时的企业,欧洲的企业进行交流和互动,大家如果感兴趣的话也可以跟我联系,我们广州的领事馆也可以给大家提供签证服务,我们提供的签证你们去了比利时也可以去欧洲30个国家服务。

    主持人:好的,谢谢,还有其他提问的吗?

    提问:我想问的问题是目前VR投产业链的限制体验还不是特别好,不管是最顶级的,不管是交互方面还是显示方面都没有那么明显,如果现在要做标准,应该从哪些方面切入,可以分享一下吗?

    Google:这个要行业共同努力,因为VR更新换代也很快,Google也是今年这个月十号刚发布的一个产品,我建议你可以使用一下,包括高通等等其他生态系统的推进,确实你说得非常重要,用户体验是大家最终最关注的地方,不过你可以试一下最新产品,看是不是有最好的体验?

    高通:刚才我发言的时候有人提过,有一些人过分追求成本和价格,可能在市场上会有参差不齐的产品出来,无论是在硬件设备上还是内容提供上都希望做得非常好,让用户真实感觉到这虽然是虚拟的东西,但是和现实没有太大的东西。所以无论在视频、音频、交互这三个方面  做了很多优化。在市场上比较主流的大型产品你可以去更多的体验一下,整个技术发展的路线会非常长,我们也会结合所有的整个产业链在技术上不断的去发展。

    3Glasses:任何新技术的出现都有新的产品、新的应用场景的出现,这是循序渐进的过程,在当下不管是第一代量产的消费版本来说,可以理解为刚刚出来的大哥大,刚出来的手机不像现在这么小巧,像一个砖头一样,那时候信号也不是特别好,而且当时一个要一万块钱,一个新的产品出来要逐步的让人们接受。刚开始是金字塔尖的用户使用,最后逐步逐步的让大家使用,因为这个东西可能对于普通用户来说太新,例如显示,这个显示是什么样的显示,在显示器是180还是多少度,这里面的参数没有绝对的标准,因为工信部最近也在做VR标准制定,我们有幸参与,刚开始是解决认知问题,认知是基本概念的认知,有一个基本参数,这个参数有一个明确的指标和底线在那儿,由此做一个判断可能会更好一些,现在硬件发展速度全球都在推,它的速度是快的,很难定性当年是不是合适的,因为每年都是不一样的,先从概念着手,不要混合概念。

    主持人:非常感谢五位嘉宾给我们带来的圆桌会议的环节。

广告联系:010-82830253 | 010-82755685 手机版:m.pjtime.com官方微博:weibo.com/pjtime官方微信:pjtime
Copyright (C) 2007 by PjTime.com,投影时代网 版权所有 关于投影时代 | 联系我们 | 欢迎来稿 | 网站地图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
快速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一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