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新闻

科技聚焦:TCL更名的背后

来源:投影时代 更新日期:2020-01-16 作者:萧萧

    海信电器改名海信视像、创维数码改名创维集团、青岛海尔改名海尔智家……这股从苏宁电器改名苏宁云商开始的“起名潮”终于落在了TCL头上!

    但是,比较上文列举的五个改名案例,不难看出,TCL从集团到科技的变化,是“范围变小”,而其它四家都是在“范围”变大。这种截然不同的思路背后,到底有多少“内涵”变革呢?

    你不了解的TCL集团

    说起TCL集团,消费者最熟悉的可能是彩电产品——2018年全球出货三甲之一,预期2019年大概率蝉联第三。同时,TCL对阿尔凯特的收购、对汤姆逊的收购,在本世纪初也名噪一时。

科技聚焦:TCL更名的背后

    但是,除此之外,TCL集团的业务涉猎相当广泛:比如,地产和产业园开发、电商业务、对外投资,甚至小额消费贷款……不仅仅是全套的家电产品,更涉及上下中游和产业服务业的众多环节,这是TCL直接叫自己“集团”的原因。

    而现在,1月13日早间,TCL集团(000100,SZ)公告称,为准确反映公司的业务范围和经营情况,清晰阐述公司致力于全球领先科技企业的战略定位,公司拟将名称变更为“TCL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集团还是集团,但是中间加了科技两个字——尤其是简称,从TCL集团直接变成了TCL科技:至少从字面看,TCL的战略将“更加聚焦于科技创新和制造”产业:需要更加聚焦“主业”垂直链条这恐拍是,TCL此次改名传递给行业、市场,尤其是内部的最大意义!

    改名操作“久”已

    按照业内普遍的说法,2017年,甚至更早TCL集团就在规划“业务板块”的重新理顺。即A股上市主体TCL集团变更为半导体显示为核心的“上游板块”载体,其他终端家电和消费电子产品业务,打包到香港上市公司——主业一分为二!

    2017年,最初的业务重组版本是“TCL集团”剥离非半导体显示业务,并更名为“华星光电”。但是,由于需要剥离的业务规模占据“营收绝大部分”,且当时华星光电在建项目规模超过投产规模,未来经营不确定性很大,这一重组规划没有被批准。

    2018年,随着华星光电第二条8.5代线全面投产,第一条11代线投产在即,TCL集团业务重组的条件更加成熟:2018年12月底,TCL集团抛出了一份重磅重组方案,拟合计以47.6亿元向TCL控股出售8家公司的股权。2019年4月,TCL集团完成重组并剥离智能终端及配套业务,自此TCL集团由多元化经营转为聚焦半导体显示及材料产业,并发展产业金融和投资业务以支持和赋能主业发展。

    2020年1月份,剥离传统终端业务之后的TCL集团也正是更名为“TCL科技集团”,简称TCL科技。这一过程可以看到,TCL改名有一个重大的产业前提,那就是TCL集团旗下的华星光电规模做大做强:数据显示,剔除重组业务数据影响(即备考口径下),TCL科技2019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达到411.56亿元,同比增长19.2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5.77亿元,同比增长19.28%。

    目前,华星光电有6条面板产线,分别为2条8.5代线生产TV面板(单条产能位列世界前位,且随着LG和三星韩国LCD产线减产,单条线规模渴望成为业内最大)、1条6代线生产LTPS手机面板、1条6代线生产AMOLED手机面板和2条11代线生产TV面板(一条投产并在扩产中,一条即将建设完成),这些项目总投资超过2000亿元。此外,TCL还拥有一条4.5代新技术验证试验线。这些产能分布,决定了TCL在大尺寸液晶面板上已经处于全球领先地位,在中小尺寸面板(例如手机)已经完成技术布局,将进入产能提升规划期(是否有新线布局,2020年将见分晓)。

    所以,这些前后的信息和产业变化可以看到,TCL有一条在半导体显示上持续投资和扩张的清晰战略。而半导体制造业投资巨大,这决定了未来很长时期半导体显示版图,就是TCL整个集团最强的核心业务板块和资产集中业务:TCL集团更名TCL科技,实至名归。

    聚焦“屏上平台”的崭新TCL科技

    经过2018-2019年的重组调整之后,新TCL科技的业务聚焦半导体显示和关联的产业金融与投资业务。那么这一业务到底是什么呢?

    半导体显示的核心是TFT基板为关键的制造与创新工艺,并结合“上层”光阀或者发光材料产品。具体讲涉及非晶硅TFT、低温多晶硅TFT、金属氧化物TFT、LCD液晶成膜、OLED材料成膜(蒸镀工艺和印刷工艺)、QLED材料成膜(印刷工艺)、LED晶体颗粒TFT上巨量转移(Mini LED on TFT产品)等具体核心工艺与产能,以及中游的显示模组项目。在此基础上,可以拓展传统显示、柔性显示、VR/AR显示、车载显示、电容触控屏幕、屏上IC等应用产品。

科技聚焦:TCL更名的背后

    同时,这种半导体显示产业,对上下游基本有1:2的产业带动作用。即围绕华星光电半导体显示6条生产线,至少是一个近5000亿元的上下游产业链版图——如此巨大的产业链规模,足以成就一家大型上市公司。

    此外,新TCL科技还围绕半导体显示,以及智慧化、AIOT产业链展开产业金融和投资业务。例如,2018年上半年,TCL成立了半导体芯片集成电路的投资产业基金。当时,TCL李东生指出,“我们投资的主要是芯片设计项目,目前已有两个项目成功了,其中一个芯片公司已经上市,未来还将有其它企业陆续上市。”——2019年,TCL早期投资的“晶晨半导体”也已经成功在科创板实现IPO。2019年11月20日,TCL集团宣布与融创岭岳合作设立30亿元规模的产业基金。此前,公司还参与设立了23.1亿元的重庆中新融鑫基金。

    半导体IC开发方面的投资,与显示产业和显示终端产品可以形成“产业链”协同,有助于加强TCL半导体显示产品的“体验”和终端应用方案技术的升级,形成良好的横向产业互动效益。

    另一方面,半导体显示产业的基础技术,并非仅仅适用于“传统显示”应用。以TFT基板和板上成膜工艺为基础,利用材料创新,可以发展出更多先进应用产品,例如电子皮肤——可以成为很多面传感器的重要技术载体,并提供大面积传感器的技术工艺方案。或者说,TFT及其之上的材料成膜、成盒工艺,是一种共性的基础电子技术:区别于单体独立电子器件,这是一种“面性”电子产品工艺,在未来应用中有着众多想象力。

    “一种屏上平台,多种应用价值。”这是TCL半导体显示工艺技术的未来。在这一产业路线下,TCL科技可以做的文章很多,未来的发展壮大充满想象力。

    TCL科技——中国制造的升级范例

    2019年,全球半导体显示产业发生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国内企业,包括华星光电、京东方、惠科等等都在“扩大产能”;而全球其它半导体显示产业企业却基本都在收缩产能。

    例如,三星显示SDC在3Q19将L8-1-1产线关闭80K的月产能,将L8-2-1产线关闭35K的月产能;华映CPT将L2产线的105K产能全部关闭;乐金显示LGD在4Q19将P7产线关闭50K的月产能,将P8产线关闭140K的月产能……这些产能关闭量,几乎相当于消失了一家世界级的面板巨头。LG更是在2020年初表示,韩国LCD面板将全面停产。

    “一方面的增加、另一方面的减少”,全球显示产业中心向中国大陆转移,并借由OLED、10.5/11代线、柔性和未来印刷显示占据“全球”高地,已经成为事实:“在资本、技术和产能”三密集型上游产业,本土军团实现“数量和质量”双轮快速跃升,这代表“我们制造业升级”的新成绩,行业专家指出,这个大背景是认知TCL改名事件,必须清楚了解的基础。

    某种意义上,显示面板,就是TCL彩电的“产业升级”;TCL科技,就是TCL此前终端产业和流通价值的“高质量发展”。

    通过更新名字,TCL向内外表明,一个崭新内涵的TCL时代正在到来:这就是上游的、核心的、高质量的技术创新和工艺制造的领先——TCL科技,更为聚焦主业、更为聚焦尖端、更为聚焦全球制造业的高地。“新产品、新技术、新产能、新思路”,李东生的TCL正在勾画新蓝图。

特别提醒:本文为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来源,翻版/抄袭必究!
浏览本文的用户还喜欢
推荐液晶电视品牌
广告联系:010-82830253 | 010-82755685 手机版:m.pjtime.com官方微博:weibo.com/pjtime官方微信:pjtime
Copyright (C) 2007 by PjTime.com,投影时代网 版权所有 关于投影时代 | 联系我们 | 欢迎来稿 | 网站地图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
快速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一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