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进入2019年1月以来,威斯康星州正在经历零下52摄氏度极寒的考验。当州政府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的同时,该州有史以来最大的制造业项目也进入了“紧急状态”!
搜 索

富士康的美国工厂:已经凉凉多一半

更新日期:2019-01-31 作者:萧萧
分享到:
第110期

    进入2019年1月以来,威斯康星州正在经历零下52摄氏度极寒的考验。当州政府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的同时,该州有史以来最大的制造业项目也进入了“紧急状态”!

富士康的美国工厂:已经凉凉多一半

    去年,美国总统特朗普亲自参加了威斯康星州富士康百亿美元工厂的“开工仪式”。但是,大屏君早已指出,那次开工并不是实际意义上的“液晶面板厂”开工,更多的是终端项目、辅助项目和研发办公项目等的“投入”。

    未解问题个个很棘手

    果不其然,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座寄托了美国重新振兴制造业期望的工厂,接二连三的出现新问题。对此大屏君加以如下总结:

    第一,  人的问题。2018年有新闻传出当地没有足够的工人可供使用,富士康不得不在美国全国范围招工,并传说可能从中国大陆引进工程师。这让大屏君想到了曹德旺美国玻璃厂遇到的“工人平均年龄较高”、“招工不足”和“工会刁难”等问题。

    第二,  除了关键的人的问题外,富士康威斯康星州工厂也面临所谓“民主政治”的阴影。该工厂的建设据说享受了数十年、高达30-40亿美元的各种政府优惠。而美国党派政治的不稳定性,让这些优惠可能并不“长期合法”。例如,最近有消息说郭台铭计划今年晚些时候与威斯康星州新任民主党州长托尼•埃弗斯(Tony Evers)会面,讨论相关协议的修改。

    第三,  配套产业链问题。无论是显示终端产品,还是显示面板,都是一个漫长产业链的中间品,需要很多的外周配合。这方面,美国企业实力并不差。如,康宁是玻璃巨头、3M是化学薄膜巨头、应用材料是装备巨头——然而,富士康工厂却极度缺乏相应的“配套企业”意愿建厂的新闻。没有配套工厂和上游组件,液晶面板厂即便建起来,也是只会不断赔钱。

    对于以上三点,大屏君认为,只要有一条不能解决,这个百亿美元工厂就面临前所未有的风险。

    同时,大屏君认为,筹措足够的100亿美元的现金,也是富士康美国工厂的一大难题。一方面,富士康在国内广州已经建设一座投资近500亿元人民币的超级显示工厂、并还积极涉足更为吸金的半导体制造领域,其手头并不宽裕。另一方面,美国融资系统太依赖直接融资,而直接融资的项目多少要具有“独特优势”——像制造业回流这种“跟在东亚企业后面”的项目,直接融资的难度更高:并不像国内相关项目,一上来就是从政策性银行到商业银行的大笔贷款支持。

    ——如果没有足够的资金,显然老郭这件事情也干不成。种种难关之下,富士康美国威斯康星州工厂究竟会何去何从呢?

    正常项目调整,还是“以拖待变”

    如果说上文大屏君提到的各个问题都是“外部性”的,还是能通过各种努力化解的,但是下面这个问题可就是严重的内部性的了:

    2018年富士康的威斯康星州工厂开工之后,各种项目变更的传闻接连出来。首先是10.5/11代线变成了6代线——如果月投入玻璃基板张数一样,二者的投资差异为数倍。且6代线在未来的大尺寸彩电等显示产品上“没有效率优势”。全球市场范围内,也已经数年没有新建设的6代液晶面板线——现在新的6代显示面板线,一水的OLED技术,主要针对手机、车载显示、PC等市场的需求。

    接下来,今年1月份,郭台铭的特别助理胡国辉说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在人工费用相对较高的美国,制造先进电视显示屏的成本非常高昂。就电视领域而言,我们在美国没有立足之地。”对此,行业专家分析,美国威斯康星州项目已经蜕化成:“技术中心”——涵盖研究设施、包装和组装业务,而不是专注于液晶面板。即不再具有“显示制造业中最关键的环节”。而至于最后的“组装业务”具有多少的“制造”性特征和多大规模,也就不得而知。由此,大屏君特别想问“说好的制造业回流呢?”

    胡国辉称,富士康最终的工作岗位中,约四分之三将在研发和设计领域,而不是蓝领制造业。——大屏君的理解,富士康美国项目已经成为“另一个苹果模式”。基本不关乎制造业。而且即便是这个最近、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