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新闻

IPO前夕突击申请专利,卡莱特近九成芯片来源单一代理商

研发实力受质疑,供应链存隐忧
来源:集微网 更新日期:2021-11-05 作者:佚名

    消息,近年来,国内LED显示屏行业在庞大的市场驱动下,诺瓦、卡莱特、上海熙讯、灰度科技等一批控制系统代表企业经过多年发展已经脱颖而出,其中卡莱特率先向创业板发起了IPO上市申请,欲借助资本力量进一步发展壮大。

    不过,笔者分析其招股书发现,卡莱特目前仍存在一些问题,如其目前所获得的40项专利中,有近3/4为2020年至今年5月申请取得,有为上市突击申请专利之嫌;与此同时,在供应链上,卡莱特也是隐忧频现,其近九成芯片来源于单一代理商,且所选购芯片基本都是海外品牌,在地缘政治背景下,其芯片供应安全性与稳定性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上市前夕突击申请专利,研发实力受质疑

    卡莱特以LED显示控制系统为基础,不断积累研发经验和市场口碑,逐步向视频处理及播放领域延伸,已开发出巨量像素快速光学校正技术、大屏幕物理间距微调技术、多路超8K视频低延迟处理技术、图像比特延展技术、非线性色域校准技术、移动显示网格化播控管理技术等,成为业内少数掌握LED显示控制及视频处理核心技术的企业之一。

    截止目前,卡莱特已形成了较为全面并具有前瞻性的专利体系,共拥有40项专利(其中27项发明专利)。其中董事长兼总经理周锦志、副总经理兼软件部研发总监何志民、副总经理兼云智慧城市部研发总监黄孟怀3人作为发明人共参与申请已授权专利的数量最多,分别为15项、22项、6项。

    不过,笔者盘点发现,卡莱特持有的40项专利中,有29项专利的申请时间为2020年-2021年5月(大部分申请时间集中于2020年7月-12月),占总专利数量比重接近3/4,其余专利则为2013年-2019年间陆续取得。卡莱特集中突击申请专利的时间,正是其辅导备案的准备期。

    在企业上市审核趋严背景下,专利的多寡已经成为衡量一家企业技术实力的重要指标之一,这让以卡莱特为代表的一批企业出现了突击申请专利的现象,业内人事表示,该操作并不违规,但不能代表企业的真实技术实力,卡莱特此种IPO上市前夕突击申请专利的操作,有为上市增加筹码之嫌。

    而突击申请专利后,后续技术开发及专利申请的持续性也变得更为不确定性,卡莱特目前已经出现了这一情况,其在今年3月19日完成上市辅导备案后,申请并获得的专利仅有1项。

    那么,卡莱特研发实力如何,与可比企业相比又居于何种地位?

    根据招股书披露,2018年-2020年,卡莱特的研发投入分别为1678.69万元、2916万元、3961.9万元,占营收比重分别为7.36%、8.84%、10.03%。而可比企业中,淳中科技、光峰科技等企业的研发投入、研发投入占营收比重均高于卡莱特;如与其营收规模相当的淳中科技,对应报告期内的研发投入分别为4,716.80万元、5,012.44万元、6,159.99万元,占营收比重分别为17.12%、13.50%、12.76%。

1.jpg

    在专利数量方面,可比企业中,淳中科技现持有专利42项,视源股份持有专利5500项,光峰科技持有专利1136项,均高于卡莱特所持有的专利数量。如果不包含突击申请获得的29项专利,卡莱特与可比企业的差距将会更大。

    如上分析发现,卡莱特突击申请专利后,并没有给其技术研发能力带来实质性突破,特别是完成上市辅导备案后,卡莱特研发趋于平静,由技术创新驱动业绩增长的隐忧仍在。如果未来研发投入不足,或者受研发能力、研发条件等不确定因素的限制,可能导致卡莱特不能按照计划开发出新产品或在研项目无法产业化,或者开发出的新产品在技术、性能、成本等方面不具备竞争优势,进而影响其在行业内的竞争优势。

    近九成芯片来源同一代理商,供应链安全现隐忧

    除了上述情况外,卡莱特在供应商的选用及供应链管理上也存在较大隐忧。

    作为是一家以视频处理算法为核心、硬件设备为载体,为客户提供视频图像领域综合化解决方案的高科技公司,卡莱特采购的主要原材料为芯片、PCB、连接器、被动元器件、机箱结构件等,其基于签订的销售合同、备产计划或预计订单、对原材料市场供应的预判等因素进行自主采购。

2.jpg

    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卡莱特对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额分别为10,965.41万元、14,574.57万元、18,477.27万元,占总采购额的比重分别为69.84%、65.33%、58.91%;而对应报告期内,视源股份和光峰科技等可比企业对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则保持在40%以内。

    进一步分析还发现,2018年-2020年,卡莱特的最大供应商始终是深圳博科,采购金额分别为7,079.64 万元、11,285.61万元 、13,528.46万元,占总采购额的比重分别为45.09%、50.59%、43.13%;而可比企业中,对最大供应商的采购额占总采购额的比重不会超过16.31%,卡莱特存在过度依赖单一供应商的风险。

    卡莱特解释称,为提高经营效率,其主要通过供应链代理采购模式从境外采购芯片。该模式下卡莱特与芯片原厂或代理商直接洽谈商务条件,通过供应链公司代理进口业务的清关、交付、结算、仓储、物流等环节;报告期内,卡莱特主要通过深圳博科进口采购芯片。卡莱特认为,鉴于深圳当地有数量众多、规模较大的代理服务商,存在可替代的委托代理进口渠道,因此其不存在严重依赖深圳博科的情况。事实上,自2020年下半年以来,全球芯片短缺,产品涨价已成常态;与此同时,受上游晶圆制造产能制约,芯片的交付一直处于波动状态。

    2018年-2020年,卡莱特通过深圳博科进口的芯片占其芯片总采购的比重分别为80.43%、87.76%、87.45%,足以对其生产经营构成重大影响。一旦深圳博科采购货源跟不上需求或是大幅调涨价格,卡莱特将会陷入芯片采购遇阻、紧急切换代理商等被动局面。

    另外,卡莱特通过深圳博科主要向Lattice、Realtek、Broadcom、ESMT、ST、Intel、Texas Instruments、Toshiba等国际芯片大厂采购芯片,其中不少为美国企业。在地缘政治影响下,卡莱特可能会面临断供风险。同时,国产替代趋势下,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企业选用性价比更高、断供风险系数更小的国产芯片;而卡莱特仍在一味追求进口芯片,可能面临利润空间被压缩的风险,不利于其持续保持产品竞争力。

    整体来看,卡莱特为提升上市成功率,虽然在IPO前夕突击申请并获得大量专利,但其真正的研发实力仍受质疑,技术创新持续性仍成疑。而生产经营所必须的芯片,卡莱特一味追求进口芯片,并主要由一家代理商供应,一旦地缘政治形势突变,或是代理商货源无法跟上,抑或是出现供应链大幅涨价等情形,卡莱特将陷入芯片采购危机等不确定风险之中。

广告联系:010-82830253 | 010-82755685 手机版:m.pjtime.com官方微博:weibo.com/pjtime官方微信:pjtime
Copyright (C) 2007 by PjTime.com,投影时代网 版权所有 关于投影时代 | 联系我们 | 欢迎来稿 | 网站地图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
快速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一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