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新闻

汞灯的最后之光:2020见证历史

来源:投影时代 更新日期:2020-12-01 作者:那山那水

    那些号称10000小时光源寿命的汞灯投影机还有希望吗?也许在2018-2019年,爱普生、松下尝试这一产品细分线的时候,市场还有“疑虑”。但是,2020年以来,特别是三季度以来“汞灯投影”即将进入“最后历史时期”的判断已经成为行业基本共识!

    四大细分应用线,汞灯全输了

    目前,投影产业最火爆的细分产品线是家用:2020年第三季度,激光家用投影机销量5.49万台、增长率39.4%;LED智能投影市场销量78.3万台,同比增长30%。而同时,汞灯家用产品市场情况是什么呢?行业分析认为,其市场规模几乎下降了5成——汞灯家用机的规模,正在从顶峰时候(含娱乐投影)四五十万台向今年仅仅“10万”台乃至以下的水平下滑。

汞灯的最后之光:2020见证历史

    同时,2020年工程投影遭遇了“艰难”的时刻。疫情导致的市场冻结,以及工程机最大增量空间“文娱”产业的低迷,造成了工程投影“不可能有所期待”。但是,即便如此,第三季度工程激光投影机依然增长15.5%,销量达到1.95万台。这凸显了工程领域,激光取代汞灯势头的“不可阻挡”。

    特别是在商务投影市场,这个传统汞灯投影“最后的规模化堡垒”,2020年市场情形依然不容乐观。一方面,交互平板取得了3成以上的增量,进一步蚕食零售会议投影市场;另一方面,激光商务投影机在3季度,获得了35%的增长,虽然规模只有2.9万台,但也显示了替代部分汞灯商务机型的趋势。

    即便是激光投影业增长乏力(三季度4.6%增速)的教育市场,汞灯投影机也很难取得像样的成绩。和商务市场一样,交互平板、纳米黑板形成了“竞品竞争”;激光产品以零耗材、高稳定性优势更受欢迎,教学应用汞灯产品的市场空间持续被压缩。

    即,2020年以来,汞灯投影机几乎在投影显示的每一个细分市场都在“输球”。这是汞灯投影技术即将进入“生命末期”的写照!

    汞灯,“仅剩的”优势日渐不在

    从市场竞争的角度看,汞灯产品的“最后余辉”一定是基于其竞争优势的逐渐丧失的过程。而这一过程在2020年正在加速发展!

    例如,LED智能投影,第一轮主要取代了汞灯娱乐投影机。因为,娱乐机型的市场需求,核心体现在“廉价”上,LED智能投影的价位更为低廉,且具有便携性优势。但是,这一阶段,高端一点点的家用汞灯机型依然“生存的很快乐”!因为,汞灯产品普遍有2000-3500流明的亮度。而早期,LED投影亮度难以突破1000流明。

    2020年LED智能投影旗舰亮度突破2000流明,最高亮度上升到2400流明。考虑到LED光源在显色性能上的优势,其效果不亚于3000流明的汞灯产品。“4000元能够购买到1400流明以上的坚果品牌高亮LED光源产品”,这一点被认为是2020年标准汞灯家庭影院机型中的低端、5000+价位产品,开始被LED智能机型替代的原因。而在另一方面,激光电视的易用性,以及其价格突破20000、甚至峰米产品向带幕10000元进发,则抢占了汞灯中高端机型市场的的空间。

汞灯的最后之光:2020见证历史

    激光电视价格下降对汞灯家用机的影响,可能远没有商教市场更深刻:2020年11月份,索诺克推出一款3999元的激光商务投影机,打破了激光商务市场的“价格均线”:此前,商务零售汞灯投影,大多数价格在三四千元、激光商务机型最低也要6999元的价格差,这几乎是汞灯“保住”商务市场的“最大优势”!

    激光光源日益成熟、产业链优势逐步确立,反映在产品上就是“价格会持续下降”。视美乐等企业认为,没有任何理由支撑激光光源投影的价格长期显著高于汞灯机型,随着激光显示规模化,成本必然普及化。再加上激光投影产品的显色优势、零耗材零维护优势,其逐渐取代商务与教育市场的汞灯产品是大势所趋。

    且,即便近年来汞灯产品光源寿命也有所进步,但是依然不足以“弥补其天然的劣势”:第一,汞灯实现10000/20000的寿命,往往需要“节能模式”,即牺牲了亮度;同时,这样的高寿命汞灯产品“价格也会更高”,即牺牲了价格优势。第二,汞灯的寿命和LED、激光光源的寿命,“不存在小时时数等效性”。也就是,一般说汞灯的5000小时寿命,其到寿命终点时亮度只剩下50%;而激光和LED光源大多还有80%的亮度。

    后者决定了,从应用端看LED和激光光源基本可以保障寿命期内“显示效果基本稳定”,而汞灯光源在寿命后半段“显示效果明显受损”。这也就是说,所谓的“长寿汞灯”产品并没有“拯救汞灯技术”的“实力”。对于汞灯寿命的意义这一点,2019年力推激光化的NEC和松下品牌还有过舆情交锋。

    LED光源亮度更高了、激光光源价格更低了,两者在价格和亮度线上已经基本“接轨”。这种双向压缩,让汞灯的优势(或者是亮度、或者是成本)都在迅速下降,乃至于投影供给线上,汞灯能独占的细分空间已经越来越少。在加之,汞灯技术的进步缓慢、没有拿的出手的创新支撑其市场生存。这一背景下,汞灯产品的“末日钟声”必然敲响。

    从汞灯到固态光源,投影的阵营之争

    如果,从汞灯到LED和激光为代表的固态光源,只是技术路线的演进,那么这个故事也就没什么“大意思”了!实际上,LED智能投影、激光投影在国内的优势品牌都有一个“新”的特征:即以本土民族创新品牌主导(LED的老大是极米、激光的销量王是海信)。而汞灯投影机市场,几乎100%被日系、台系、美系等企业把持。

汞灯的最后之光:2020见证历史

    所以,这就形成了,固态光源本土大陆地区创新企业领先;传统汞灯我国台湾地区和日美企业主导的“内外品牌、新旧品牌”之争。从趋势看,固态光源创新品牌,代表了技术先进性和未来趋势。但是,汞灯品牌们也有“同等价格和亮度下,汞灯产品利润更高”的优势——这也是这些“既得利益者”不愿痛快的做产品技术升级迭代的原因所在(汞灯投影企业并非没有LED光源和激光光源技术,及其产品,只是其主打的战略不同)。

    而且,即便是固态光源产品,随着激光价格走低、LED亮度上升,二者在5000元,2400-3500亮度区间也正在形成“市场供给交集”——二者也不是完全携手的关系,亦存在竞争性的可能。

    正是这些技术与品牌阵营的交织,让汞灯“退出舞台”的过程一波三折:一些品牌从一开始就在唱汞灯的葬歌;另一些品牌可能直到目前也没有做好汞灯产品线全面替换成LED或者激光技术的准备。后者,让即便近三年来汞灯投影销量日下的背景下,依然有品牌不断为汞灯站台:汞灯有续命者、尤其是海外市场,没有国内这么多的LED和激光创新企业,汞灯更有续命空间,也是一个不争的行业事实。

    汞灯的未来,在2020年表现的更加透彻。那就是没有未来!”在这样的背景下,不同阵营如何迎接这一变化正在成为接下来一年半载,投影市场最具看点、最有意思的事情。作为历史的见证者,PJ网将持续关注“汞灯技术退市”大戏的高潮如何上演。

特别提醒:本文为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来源,翻版/抄袭必究!
浏览本文的用户还喜欢
最新投影机观察资讯
广告联系:010-82830253 | 010-82755685 手机版:m.pjtime.com官方微博:weibo.com/pjtime官方微信:pjtime
Copyright (C) 2007 by PjTime.com,投影时代网 版权所有 关于投影时代 | 联系我们 | 欢迎来稿 | 网站地图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
快速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一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