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中国大屏和安防市场的新增量可能出现在哪里?一定是那些此前被忽略的角落。十三五规划期间,美丽乡村建设将与城镇化一道,成为改变中国人口分布结构的“大”事件。
搜 索

大屏行业要抓住乡里智慧化的“新”机遇

更新日期:2016-04-30 作者:萧萧
分享到:
第74期

    中国大屏和安防市场的新增量可能出现在哪里?一定是那些此前被忽略的角落。十三五规划期间,美丽乡村建设将与城镇化一道,成为改变中国人口分布结构的“大”事件。而城镇化也不是简单的继续做大中心城市,而是要诞生一批崭新的中小微城市。这就决定了,以人的存在为中心的大屏和安防行业的发展增量离不开“乡里”概念。

    新型城镇化下的“美丽”机遇

    “城镇化”的主题从十二五规划而来,至少会在贯穿2个五年规划。但是,这不意味着“城镇化”是一个仅存在于这15年内的“新概念”。相反的,现在的政策或者说是社会发展规律是“新型城镇化”。

    城市的发展,不是什么新命题。城市的诞生来源于农耕文明发展的高阶段。而在工业文明时期,城市不仅成为了文化、商务、政治和经济中心,同时也承担起生产中心的重任。在人类社会进入垄断资本主义阶段之后,单纯的消费型城市成为了另一类特殊城市。我国的城镇化发展也不例外:即城镇化一直是进行状态,尤其是在大城市发展中,我们已经成绩斐然。一个夸张的说法是:美国和欧盟的百万人口城市加起来,也没有一个中国多。

大屏行业要抓住乡里智慧化的“新”机遇

    但是,这种以大城市为核心的发展方式,已经不在适合中国经济的继续进步。一方面,土地和有限空间内的其他资源的承载能力,决定了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的最终尺度。另一方面,二三线城市的“北上广”化,也已经消耗了这些城市接纳更多“新移民”的能力。因此,如果中国的城市化,在未来10年内能在提高20个百分点,达到所谓发达国家的入门标准,那么大部分新移民将落户在四线以下城市。

    十三五规划中城镇化的最核心任务有两个方面:第一是,“旧移民”平等的融入其所在的城市(即落户和公平社会服务问题);第二是,农村人口就近转移与农村结构性重建(建设一批有特点、能复制的中小城市和城镇群案例,即实现更多人口的本地城市化,促进区域发展公平和农村人口的就地转移,同时发展农村成为具有现代意义、平等享受社会发展成果的新乡里)。——前者,本质上是存量的结构性调整,后者才是真正的增量所在。

    这一“城镇化”的核心特征是:区别于以前,以大城市和中心城市为主要增长点的发展方式,大城市的发展主要是内部结构性的调整,而不再是体量的增长,同时一批中小微城市将成长起来,以城市群为中心、中心城市的溢出效应(对比此前的吸纳效应)为基础,形成从城到村的发展公平和上下流动机制。

    这种城镇化显然与此前的“城市发展过程”完全不同。所以,国家在“城镇化”之前,使用了“新型”这个字眼。这种城镇化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欧美城镇发展的核心趋势和经验。也只有这种大城市、中心城市、小微城市协同发展的局面,才能解决中国的发展均衡、共同富裕和人口为基础的内需潜力问题。

    或者说,“新型城镇化”即会是未来中国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也是促进中国社会和经济继续发展的内在动能。这将为这个巨大经济体的所有参与者提供另外一个总人口规模可能高达5亿以上的“现代化”消费需求空间。大屏、安防行业自然也不例外。

    东部地区率先崛起的“新型城镇化”的问题

    乡里的改变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和中国经济版图的基本规律一致,新型城镇化过程,也将是东部地区、发达地区优先发展的过程。这一点在十二五期间已经表现得非常突出。

    从综合城镇化数据看,珠三角地区城镇化率已经高达8成,长三角地区则也达到了7成,相比较京津翼地区则只有不足6成。

大屏行业要抓住乡里智慧化的“新”机遇

    例如,以我国人口和工业最稠密的长三角地区为例:2000年以来人口总量增长2000多万,其中有4/5分布在上海、南京、杭州、宁波、苏州、无锡等沪宁、沪杭甬沿线城市,而在苏中沿江以及浙江部分县市出现了负增长。——这使得,几乎这些发达地区的所有中心城市都提出了建设新城和卫星城的规划,同时属于旧城区的传统经济开始向新城、卫星城以及周边四线城市转移。

    事情的另一方面是,2005-2011年间,长三角超过1/5的乡村已经消亡,2011年江浙沪村民委员会较2000年减少了41.03%,其中江苏减少了52.92%,浙江减少了31.84%,上海减少了38.58%。——虽然这些地区农村还拥有常住人口总量近3成的规模,但是农民上楼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如果加上近2成的非本地户籍城镇人口(在特大城市,这一比例还会更高),相当一部分异地置业和就业的城镇人口,不能有效且公平享受城市资源和服务的总人口,在长三角地区的比例依然有半数之可观。

    或者说,如何结构性的安排发达地区的既有人口将是这些地区城镇化命题的核心。因此,政策上出台了北京的功能疏解方案,并已经在2年的时间内为这座城市直接减少了30-50万的外来人口。对应的是,在北京周边地区,以这些疏解产业为核心,一些微型城市得到了快速的发展。同时,如何保留必要的农业和农村的生产功能,并使得农业产业体系公平享受社会发展成果,也是一个巨大问题。

    整两个命题的核心就上文中提到的“旧移民”的平等和农村的人口转移以及农村的结构性重建问题。首先,不是农村盖楼就城镇化了,只有农村和农民享受城市化的服务,才是真的城镇化;第二,不是人口进城就是城镇化,能够安居且乐业,享受平等的城市服务才是城镇化;第三,不是农民一走了之就是城镇化,农业生产不能荒废、农村,农民和农业是一个问题的三个方面。——即,只有人的流动不足以实现真正的城镇化,反而会形成“新移民病”、“新移民贫民窟”、“城市市民的出身分层结构”。

    这是十三五期间“新型城镇化”的核心。而这个核心的命门则是“城市资源如何分配、流动、管理”。——即让城市资源能下沉:中心城市向卫星城市、微型城市提供可流通的公共服务,让农村纳入城市公共服务的范畴。但是,这种资源配置的变化,不可能以绝对增量的无限增加来实现,也不可能以服务对象的无限集中化实现。可靠的方法是改变既有的资源配置方式,发掘新的资源配置工具——这既是新型城镇化,一定是信息化、智慧化基础上的城镇化。我们的新型城镇化既是对欧美过去几十年发展经验的继承,更具有时代特色,更有自己独特的内涵。

    实现智慧化的“新型城镇化”已有基础

    智慧化新乡里的基本层面是什么?安全公平、文化教育公平、医疗公平、休闲空间公平。这些资源配置的变化,则以交通的发展(如郊区公交、市域快速铁路)、信息化的发展(农村光宽带工程)、新商务模式的发展(农村电商、智慧医疗、云课堂)、新公共基础设施的发展(乡郊公园、体育设施)为基础。——这些基础性建设,几乎每一项都与大屏行业紧密相关。

大屏行业要抓住乡里智慧化的“新”机遇

    有了以上的基础条件,城镇和乡村的二元结构就会消除。但是,做到以上这些却必须以一定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为支撑。这也是说新型城镇化依然会从东部地区率先成熟的原因所在。

    从财力看,北上广深,以及珠三角、长三角的二三线城市,足以支撑起更广泛的基础设施建设。以深圳市为例,其2015年地税收入2276亿元,增长32.9%,国税收入4147亿,增长39%,而整个台湾财政收入才3700亿。财力基础将是支持新兴城镇化和美丽乡里基础设施建设的基础。而且这些投入并非纯福利消费,而是具有对应固定资产、足以产生充分社会效益,甚至经济增加值的“投资”。

    从技术角度看,人类“分享”型技术、“跨越地域限制”的效率性技术从未如此先进,且价格低廉。以信息显示的液晶屏幕看,目前的单位显示面积均价只有10年前的十分之一,能耗水平则为十年前的三分之一;以信息通信的光纤和其终端产品看,现在的成本只有20年前的百分之一,甚至是数百分之一。今天信息化技术已经足以保证足够高的性能、效果,以及成本优势。更为重要的是,从工程实现角度看,信息化服务于农村和小微城市、城镇,完全继承了大城市应用的经验成果,具有极高的工程可行性、实现风险几乎是此前大城市相应建设工程的万分之一。

    从需求看,国内东部地区已经进入“消费型”社会。市场需求潜力,新经济业态的增长速度都位于全球首位。例如择校热、医院饱满等社会负面现象,一定意义上恰是“需求爆发”的标志性指标。另一个可供参考的数据是农村医疗保险的参险率,在费用逐年提高的基础上依然能保持稳定,这说明了农村市场对“城镇化”消费的接纳成都已经非常高。

    从投资收益的可行性角度看,东部发达地区,中西部大型城市的郊区的人口密度是空前的:存在大量人口密度很高的城市公共服务空白和薄弱区域,这是中国社会的一个特有现象。在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长江中下游沿线,甚至能够形成足以超过很多国家提炼的大面积的高人口密度、低城市公共服务区域——类似现象是欧美所没有过的。在这些地区实行乡里智慧化、城镇化的最终投入收益是有保障的。因为,影响这些投入收益的关键指标只有两个人口总量和分布密度。

    综上所述,新型城镇化的美丽乡里、小微城市市场,不是空想;大屏等智慧化、信息化行业在这一空间中的机遇更是广阔。

    大屏“下乡”扎实推进,新商机乍现

    大屏信息化系统“下线”已经不是“设想”状态,而是很多地区的实施状态。例如河北唐山地区、北京周边区县等都在实施覆盖到农村的“新天网”项目。这个项目的核心是提高整个区域公共安全和智慧管理服务水平。类似的项目还包括农村学校的“校校通光线”的教育网扩为工程;乡镇和乡里的医疗保健基础设施重构工程;符合条件地区乡镇所在地改街道、居委会工程等等。

大屏行业要抓住乡里智慧化的“新”机遇

    可以说,大屏“下乡”早已展开,并取得了丰硕成果。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所有大屏企业都已经深入的认可并了解了这个新市场领域的特点。

    首先,乡里市场不是孤立存在的。以县级和较大的镇为中心节点,部署智慧化总控中心,是乡里智慧化的网络的核心。这就决定了乡里智慧化是城市智慧化的自然延伸和扩大,而不是在搞一个低层次的东西。或者说,打开乡里市场不可能使用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而应当是城市带动农村的发展路径。

    第二,成本敏感性依然是乡里市场,甚至小微城市市场的特点。这些低于的大屏系统应用,本身具有单位投入与功能建设的产出低于典型大中城市市场的特点;同时,这些市场的投入主体,无论是政府性项目,还是民间项目都面临“主体资金实力低于典型大中城市市场”的特点。因此,如何借助信息化、显示、通信、IT技术的进步,做到系统成本的可靠下降,是乡里智慧化的关键之一。

    第三,系统应用中的高度集成性和自动化是这些市场的强化需求。比较典型的大中城市市场,乡里和小微城市的可接受维护成本极限更低。系统的高可维护性、低维护频率、低人工敢于、更高的智能化水平要求是定制化产品开发的重要方向。不过,在这些方面的要求上,大型城市市场并无例外。或者说,小微城市和乡里市场的发展,只不过是加强了这种需求的迫切性。

    第四,可运营级系统,和运营性服务是更大覆盖广度的智慧化国土网络的必然需求。此前,无论是政府、企业、大城市还是小单位的智慧化系统,很多都是自建自管、自用的模式。这种模式不适合小微城市和乡里智慧化建设的可维护性需求,也不适应未来智慧化网络交叉存在的发展方向。甚至,大型大屏和安防企业、软件系统企业,可以建立一运营平台为核心,以服务外包和托管为业务模式,结合定向金融产品支撑的大型全国性“智慧化社会”和互联网+社会服务体系——那将是人类信息化过程中的有一个伟大“发明”。

    由上分析可知,小微城市和乡里智慧化市场,虽然有其自身特点,但绝不是“矮矬穷”。这一市场的发展,孕育着许多崭新的技术需求、行业业态个性,甚至伟大的服务性企业诞生的机遇。

    对此,笔者认为,未来5-10年,发展以四线城市为节点,涵盖乡里和小微城市的智慧化业务,将于发展大中城市市场业务具有同等战略价值。如果大屏视讯行业的企业,不想在中国“新型城市化”过程中成为“失落的一员”,就应该从现在开始大力拓展这些所谓“底层”的市场。对此,不要再有“鸡肋”的抱怨,一个好的厨师应该让任何可用食材都成为绝佳美味。   

大屏财经观察

为大屏行业不断升级发展献计献策
快速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一下
发表评论
广告联系:010-82830253 | 010-82755685 手机版:m.pjtime.com官方微博:weibo.com/pjtime官方微信:pjtime
Copyright (C) 2007 by PjTime.com,投影时代网 版权所有 关于投影时代 | 联系我们 | 欢迎来稿 | 网站地图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